服务热线:400-000-0000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详情页面 >

详情页面

详情页面

女足黑妹的故事:脚受伤严重变形 绝杀宣告归来

发布者:365bet手机官网-365bet体育官网开户-365bet官方 浏览124次 【2019-10-23 10:08:40】

  “如果足球是个人的话,就想把足球当个特别特别、特别特别好的朋友。因为足球是个能让人快乐的东西。”——张琳艳

  潍坊杯最后一战,终场哨响,16岁的张琳艳瘫倒在地。她刚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完成了绝杀。在一场跌宕起伏的进球大战中,中国U16女足5-4战胜美国队,以两胜一平的不败战绩成功卫冕。

  张琳艳在三场比赛中全部打满了90分钟。“很久没有回到这样的舞台了,也好久没有踢这样的比赛了。这种环境、这种气氛,已经离开得太久了。”时隔605天重返国际比赛的舞台,年少成名的“黑妹”说,自己既紧张,又兴奋。

  张琳艳上一次出现在国际比赛的赛场,还要追溯到2015年11月15日,亚少赛的三四名决赛。在流下了无缘世少赛的泪水后,张琳艳在微博上贴出了挂着铜牌、比着剪刀手的笑脸照,写道——“什么也阻挡不了一颗勇敢的心。”

  那个时候,张琳艳还不知道,自己会在不久后遭遇职业生涯最大的伤病;而伤愈归来的过程如此漫长,漫长到她曾以为,“可能再也踢不了球了”。

  2016年的1月28日可能是一个张琳艳不愿再去回想的日子。当天,在云南进行的U16联赛中,代表恒大足校出战的张琳艳在一次拼抢中,被对方门将整个人压在了脚上。她的脚当场就变了形。

  “最开始没哭。但是我看到我的脚变成那样,想,肯定要休息好几个月了,就哭了。结果还不止(休息)几个月。”在那时所有公开流传的照片中,张琳艳都是笑着面对镜头的。“当时不想让大家担心。”张琳艳说,被送往医院的路很陡,腿又太疼,实在忍不住才哭了。

  医院诊断的结果是右脚腓骨骨折。三天后,张琳艳在四川省骨科医院接受了手术。手术很成功,但更煎熬的是随后的康复。整整四个月,张琳艳都没有下过地。医生告诉高红,张琳艳骨折的部位周围,连接的组织都遭到破坏,恐怕再也无法恢复到从前的水平了。

  “刚开始下地时走不了多久,因为一走脚就肿了。过了几个月,才慢慢好一点。”张琳艳用“煎熬”来描述那段漫长的恢复期,“刚开始其实还(觉得)挺新鲜的,觉得恢复了,应该很快要去场地了,很快就可以上场了。但是,其实每天每天都是重复、重复。。。。。。挺难熬的。”

  “就是想踢球。”张琳艳不自觉地重复了两遍这个答案。妈妈心疼她,不想让她再踢了。“但是没办法,就是喜欢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张琳艳每天都会拍一小段视频,记录自己康复的日子。第一次下地、第一次触球、第一次回到草场、第一次取出钢板、第一次跟队训练。。。。。。她会时不时对比每天的康复情况,看是不是又进步了一点点:“肯定会有特别难受的时候,但是没想过放弃。”

  去年的潍坊杯,张琳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看到队友们拿着她的球衣进场,哭了;一年以后,她终于用一粒决定冠军归属的绝杀球,宣告了自己的归来。“很久没有进球了,都懵了。”

  “一开场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跑不动。”最后一场对阵美国的比赛,体力不支的张琳艳原本是要被换下场休息的。但她坚持要打满全场,说一定要进一个球。

  张琳艳是从四个月前的全运会预赛中开始回到赛场的。“刚开始踢的时候,特别害怕、特别害怕。”她从替补登场开始,一有对抗,就会忍不住躲开。直到五六月份,跟随国少队一起集训、参加对抗赛时,她开始觉得自己差不多能完全恢复了。

  “技术上、反应上,都还要加强,还需要找回之前的感觉。”重新回到国际赛场,张琳艳听到看台上熟悉的呼喊声,觉得既亲切,又害羞。

  潍坊杯的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都不是张琳艳。但高红依然给予了她很高的评价,夸她直接参与了中国队绝大多数有威胁的进攻;美国队的教练点名最喜欢中国队的11号,称她“最有创造力”;而待中国女足领奖完毕,加拿大的球员冲上去,一个一个排着队,找张琳艳合影。。。。。。

  在重伤以前,“天才足球少女”张琳艳的人设就是这么设定的。

  8岁开始踢球,11岁免费入读恒大足校,12岁就跳级进入国少;同年,张琳艳还上了《足球之夜》,与贝克汉姆、菲戈等巨星同台献技;在一次四川省2001年龄段的萌芽杯种,张琳艳包办了全队56个进球中的48个;即便是在足校男足队的对抗比赛中,张琳艳也是最佳射手,她过人如麻的视频集锦在网上广为流传。。。。。。

  即便是平时不怎么关注女足的人,也多少听说过恒大足校有个天赋异禀的“黑妹”。很多比赛,只要张琳艳一拿球,现场观众都会惊呼“马拉多纳”。

  年少成名,张琳艳坦言,外界过多的关注和期待确实让她压力很大。“更何况我还受伤了一次。感觉(别人)期望越多,失望就会越多吧。”她承认,自己最初会很在意这些来自外界的评价,但也在尝试着让自己更加强大,能够更从容地自我调整。

  所谓的“天才”,从来不是从天而降的。张琳艳一直跟着比自己大两岁的上一批国少队一起踢球。当时的队长涂琳俪评价,张琳艳最爱撒娇、喜欢每个人宠着她,但唯独在踢球的时候,她是“最职业的一个”。每次训练完,张琳艳会挨个拉着别人问自己哪里没踢好,有什么需要提高的地方——教练、队友,甚至队医都不会放过,很多人都被她问烦了。高红觉得张琳艳过于焦虑,有时候就拿本书扔给她,让她自己一个人去看看书,安静一会。

  张琳艳有记训练日记的习惯。每一天,她记的都是自己的缺点和不足,经常一堂训练课能写出七八个自己的缺点。高红有点看不过去,让她也适当写写自己的优点,自我鼓励一下。张琳艳偏不:“我觉得这都是我能做到的。”

  再懂事,终究是个孩子。2014年初,为了备战青奥会,当时那批国少队白天训练完,晚上还要拉体能,冲20个400米。张琳艳跑完,体育场灯一关,她和身边的赵瑜洁俩人就抱在一起默默流泪,觉得实在太苦了。后来那一批人才济济的国少队拿了青奥会冠军,张琳艳因为年龄太小,没能报名参加。

  “我一定要进国家队。”这是张琳艳12岁那年写在宿舍桌子上的话。

  彼时,张琳艳尚未经历职业足球的残酷,谈到未来,无所畏惧。“我要超越孙雯。当时孙雯她们帮助中国女足拿了两次世界亚军,我想拿世界冠军。”在中国女足最为辉煌的年代,张琳艳尚未出生,是父亲一直灌输给她“铿锵玫瑰”的概念。

  不到四年,在经历了无缘世少赛、重大伤病等等挫折后,张琳艳慢慢体会到了足球残酷的一面。她的偶像也从孙雯,变成了现役的国脚王霜。相较于对孙雯的抽象概念,张琳艳对王霜的风格了如指掌:“她很自信、很有特点,踢球很有感觉。”受伤期间,王霜托人送了张琳艳一个签名足球,张琳艳笑开了花。

  “黑妹牙膏,一挤一飚;中国名牌,驰名商标。”队友四年前作的打油诗,寄托了外界对于这个“天才足球少女”的所有期待。但光环背后,所有成长的艰难与伤痛,都是她自己默默消化的。

  只是,张琳艳的的目标依然没有变,或者说,更清晰了:“先定一个小目标:我想变得更强大,想进国家队,和王霜姐姐一起踢球。”